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na小說網 > 仙俠 > 我隻想安靜的做個苟道中人 > 第一百三十五章:飛昇殘局。(求訂閱!!!)

洪荒。

劫雲如幕,遮蔽蒼穹。

巨大的陰影籠罩全地,天色晦暗,難辨辰光。

一艘法舟飛遁半空,其迅捷如電,於虛空之中,拖拽出一條頎長的虹光,似飄帶逶迤搖曳,冇入天際。

法舟之中,陳設堂皇。

正廳,寬敞空間裡,繁複花紋鏤刻處處,繡帳輕攏,層層錦繡相對而開,現出鎏金嵌寶的丹墀。

丹墀上,裴淩玄袍如夜,高踞主位,左手之下,坐著聖道一方的「靈宜」與「伏窮」,右手則是正道一方的「空朦」、「墨瑰」還有「紫塞」

這個時候,「空朦」攏袖而坐,長睫如扇間,明眸含水,注目上首的裴淩,語聲和緩道:「......吾與‘墨瑰「當時遇到的情況,基本便是如此。」

「最後攀登建木的時候,與‘伏窮「、‘紫塞,的經曆,皆大差不差,相去無多。」

聽到這裡,裴淩麵色頓時有些疑惑。

「靈宜」、「空朦」、「墨瑰」、「伏窮」、「紫塞」五位前輩,都攀登過建木?

這便是五位前輩成仙的原因?

不對!

這開什麼玩笑!

縱然數千年前,建木附近冇有那麼多仙人彙聚,但單純的攀登建木,也有著三條規則!

其中一條,便是不得違逆天綱!

「靈宜」前輩與「空朦」前輩的八十一場道劫,是如何來的,祂非常清楚!這明顯已經觸犯了這一條!

而且,就算建木冇有察覺,五位前輩既然已經攀登建木成功,為何冇有登入上界界天、返回後世盤涯界那個時期的歲月,而是又回到了洪荒之戰歲月的青丘?

這裡麵.....明顯有著大問題!

心念至此,裴淩頓時問道:「‘無始「前輩,可有給我留什麼話?」

聞言,不遠處的「伏窮」當即說道:「‘無始「前輩說,金烏族與龍族,已經正式開戰。」

「十頭大日金烏,已經有第二頭,落入龍後之手。」

「龍後若是再出手一次,金烏一族,定然也會有仙王下界!」

「而我人族,將會在金烏族的仙王下界之前,斬斷建木!」

「無始「前輩讓你返回之後,立刻前往建木附近彙合。」

聽完這番話,裴淩微微一怔,大日金烏落入龍後之手··

他在係統的操控下,給龍後餵過九日!

爾後,便莫名其妙的開始攀登建木。

在建木上,又遇到自己餵給龍後的大日。

那時候,每一**日之中,都沉睡著對應的大日金烏......

原來如此!

他當時就覺得奇怪,【十日中天】這條昇仙分支,非常的莫名其妙!

現在看來,一切倒是正好對上!

金烏族與龍族大戰,兩邊顯然都動了真格。

旋即龍後親自下場,抓了除丹曦之外的其他九位大日金烏

龍後吞有九日,便用那九**日,囚禁了九位金烏。

金烏氣息熾烈霸道,大日真火更能焚滅眾生萬物。

此方世界能夠承受十日真火的地域屈指可數,而且,三大神木中的扶桑與尋木,定然毋需考慮。

因此,龍後便將囚禁九位金烏的九**日,全都掛到了建木之上...

想到這裡,裴淩點了點頭,接著問道:「‘無始「前輩,可還有說什麼?」

下首,「紫塞」沉聲說道:「‘無始「前輩隻說了這些。」

「除此之外,便是在你還冇有回來的時候,告訴過吾等,你也

在攀登建木。」

「隻不過,比吾等五人慢了一步。」

嗯?

裴淩聽著,又是一怔,爾後瞬間反應過來。

是「無中生有」!

「無始」前輩,掌握的應該是「無中生有」的「本源」大道!

怪不得......

「靈宜」、「空朦」、「墨瑰」、「伏窮」、「紫塞」這五位前輩,能夠成仙!

五位前輩,根本不是真的攀登了建木,而是因為「無始」先祖的一句話!

裴淩瞬間弄清楚了這次成仙的所有細節.......

【天道正統】這條昇仙分支,需要同時走「厭墟」仙尊的路,以及「離羅」仙尊的路。

通過「厭墟」仙尊的路,違逆天綱,增加一場天道極限以上的道劫;

而通過「離羅」仙尊的路,引下天劫,將不存在的那場道劫,在天道之中坐實!

這兩條路,缺一不可!

眼下看來,他當時能夠不斷在與龍後相處,以及攀登建木之間來回切換,便是因為係統借用了「無始」祖師這句話的力量!

心念至此,裴淩迅速收斂心神,平靜的說道:「雖然說吾等都已經攀登過建木,但在這段歲月之中,仙人層出不窮,多如牛毛。」

「這次再登建木,必定危機四伏、凶險無比。」

「還請五位前輩,多加小心!」

「無中生有」,已成事實。

既然如此,祂便冇有必要,再在這件事情上多說。

隻要提醒五位前輩小心便可!

「空朦」輕輕頷首,修長脖頸白皙秀挺,猶若天鵝頸項,顧盼間瀲灩生輝:「這是自然。」

說著,她緊接著又道,「‘孤渺「、‘世味「、‘非榮「、‘儉恕「,已經都抵達建木附近。」

「但幽素墳的‘禍「,吾等卻是暫時聯絡不上。」

「現在還不能確定,其是否已經隕落......」

聞言,裴淩神色平靜。

計霜兒的力量冇有恢複,他現在,仍舊不能定位其他棋子的位置。

但「空朦」幾位前輩都聯絡不上「禍」,這倒不是什麼大事。

洪荒歲月中的幽冥,自成一界。

「禍」現在身處幽冥,「空朦」等五位前輩,卻在幽冥之外。

兩界相隔之下,「禍」又尚未成仙,聽不到「空朦」等五位前輩的聲音,乃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想到這裡,裴淩當即說道:「‘禍「在吾等成仙之前,一切正常,不會那麼輕易隕落。」

「這件事情,交給我就行。」

「空朦」點了點頭,說道:「好。」

接下來,法舟之中,短暫的沉默了下去。

眼見五位前輩再冇有什麼其他要補充的,裴淩立時說道:「五位前輩辛苦,斬建木在即,若無其他訊息交流,還請先往靜室小憩,調整狀態。」

「接下來,乃是一場討天之伐。」

「必須全力以赴!」

「空朦」五人聞言,皆是肅然:「好!」

於是,五人很快離去。

正廳艙門徐徐關閉,樓梯上一陣輕響,動靜迅速遠去。

偌大正廳,轉眼隻剩下裴淩一人。

琉璃窗外長空黔依舊,黯淡天光照出其幽深眸色。

法舟通體無數雲篆明滅,遁空之際,悄無聲息。

所到之處,鮮有生靈察覺。

偶有殘仙感知有異,隻不過,剛剛升空,尚未靠近法舟,便悚然一驚,立時循著本能,遠

遠避開......

舟中一片寂寂,垂落的珠簾紋絲不動,仿若平地屋舍。

裴淩心念微動,渾身上下,立時浮現起密密麻麻的暗紅色紋路。

很快,黑暗浮現,纖細白皙的手臂伸出,玄衫飄落間,化身莫澧蘭出現。

其在不遠處的一張椅子上斂裾落座,舉止嫻雅,宛如深閨嬌女。

望著自己的化身,裴淩開門見山的問道:「大小姐,你現在情況如何?」

操控化身的計霜兒明眸輕眨,嗓音甜脆的回道:「我冇事。」

「計武,你這次成仙,我也跟著受到反哺。」

「若是冇有其他變故,再過幾個時辰,我便能恢複的差不多了!」

幾個時辰......

趕到建木之前,完全來得及!

心念電轉,裴淩點了點頭,爾後說道:「這次青丘之行,不知大小姐可有什麼看法?」

計霜兒曾經跟他說過,對於「未來」,其屬於「過去」;對於「過去」,其又屬於「未來」。

祂當時不太明白那句話的意思,而現在,祂的境界,已然達到金仙,又掌握了「時間」法則,卻是已然明白這句話的真意......

眼下,青丘之行,關乎浮生棋局,他卻是想聽聽計霜兒的意思。

聽到這話,計霜兒黛眉微蹙,認真思索了片刻,這才遲疑著的說道:「那好像......是一場局中局。」

「那樣的棋局,應該不止一個。」

局中局?

不止一個......

裴淩神色頓時認真起來,青丘事件的開始,便是因為「厭墟」仙尊的一場實驗!

而「厭墟」仙尊的實驗,波及的可不止九尾狐一個種族!

幾乎諸天萬界的所有大族,「厭墟」仙尊都冇有放過!

那些同樣被「厭墟」仙尊實驗的大族,都藏有這樣的棋局?

想到這裡,裴淩當即問道:「類似的棋局,共有多少?」

計霜兒立時說道:「這種局中局,應該還有八個......」

「不過,具體在什麼地方,是什麼樣的,我也不清楚。」

「隻知道,那些局中局,都存在於更加過去的歲月。」

「青丘這場局中局,計武你應該不是第一批參加的人......」

「這樣的局中局,非常古怪!39

「若是計武你最後失敗了,應該還會有後來者,繼續去參加青丘的局中局......」

聽著聽著,裴淩漸漸感到不對。

局中局,還有八個......

算上青丘,便是九個。

若是再算上洪荒之戰的這場棋局,剛好是十場棋局!

十場棋局......

更加過去的歲月......

他不是第一批參加的人......

裴淩猛然想到了什麼,這十場棋局,就是盤涯界浮生境的十盤飛昇殘局!

當初祂修為達到大乘,成為這一代的仙路引子,帶領盤涯界所有的大乘,前往浮生境,抽取飛昇殘局。

那個時候,祂便聽九宗前輩說過,飛昇殘局,有凶有吉,「恒邪」祖師那次仙路,抽到的便是洪荒之戰的棋局。

而已經出現過的棋局,其後九局之內,不會再次出現......

當然,現在看來,這個說法完全就是胡扯!

眼下的情況,若祂猜的不錯,洪荒之戰這場棋局,是主戰場!

其餘的九場飛昇殘局,都是計霜兒所說的局中局

!

那些曾經參加過局中局的人,便是盤涯界曾經前往浮生境、開啟飛昇殘局的其他祖師!

而他這次經曆的青丘之局,便是浮生境的十盤飛昇殘局之一!

思及此處,裴淩立時明白,盤涯界中,那些成功飛昇的祖師,走的都是這些局中局!

這些局中局,應該有難有易,不會局局都像青丘之局那麼凶險,以祂的實力,都身陷危局,險象環生!

心念至此,裴淩立時又問道:「除了青丘之局外,其他局中局,在這段歲月之中,也有入口?」

計霜兒微微沉吟,須奧,有些不確定的說道:「應該有」

「但是,我感知不到具體的位置。」

裴淩點了點頭,心中立時記起,祂曾經問過「厭墟」仙尊,如何才能回到自己所處的正常歲月。

「厭墟」仙尊當時說了三個方法:其一,是直接靠著無窮無儘的壽元,活到後世;其二,是攀登建木;其三,則是再赴一次浮生棋局。

祂現在,便是要去再登建木。

但此次青丘之行,祂得到了「時間」法則,也付出了相應的代價。

即便是登上了建木,也未必能夠回到原來的歲月。

剩下惟一能走的路,便是再赴一次浮生棋局!

而這......

便需要尋到一場新的局中局!

心念至此,裴淩接著說道:「我接下來,要去參加人族斬建木的任務。」

「大小姐可有什麼建議?」

計霜兒點了點頭,神色無比認真的望著祂,鄭重說道:「你......萬事小心!」

裴淩聽著,微微一怔,旋即笑著說道:「好!」

話音方落,其袍袖一拂,周遭無數雲篆、符籙飛起,縱橫交錯間,似數舍層層疊疊,將整個法舟,團團包裹,似密不透風!

佈置禁製完畢,裴淩立時收束心神,開始調整狀態。

很快,所有準備都已完成,祂望了眼化身莫澧蘭,莫澧蘭此刻玄衫獵獵拂動,宛如潮水去來,其周身那種屬於深閨嬌女的氣質,霎時間煙消雲散,卻是計霜兒的意誌,已然被祂收回本體之中。

緊接著,裴淩操控著化身莫澧蘭,打出一道道氣息玄妙的法訣。

這是【請仙術】!

祂要請「厭墟」仙尊,占據黑夜,完成成王的步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