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na小說網 > 玄幻 > 在霹靂中遊諸天 >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棋

在霹靂中遊諸天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棋

作者:沭本歸源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24 09:51:19

飛狐城外一戰的結果,迅速傳遍了整個江湖。

這個訊息無論是對北莽還是對離陽,都可謂是平地起旱雷。

無數人這一聲驚雷電的外焦裡嫩。

“吞劍老祖宗”隋斜穀近些年鮮少出手,在年輕一輩的江湖人中可能名聲不顯,但隻要上了年歲的人,都對他有記憶。

那可是與李淳罡幾乎齊名的劍神,妥妥的一位陸地劍仙。

而劍子仙蹟則是剛剛榮獲武評榜親點的道門頂峰。

冇想到,二人會在北莽飛狐城外遭遇一戰。

更讓人冇想到的是,竟然是劍子仙蹟獲勝。

要知道,武道一途雖言殊途同歸,但大致分三種。

一種是身具異相的黃蠻兒,體魄異於常人,生而金剛,不可謂不得天獨厚。

一種體魄雖然相對平常,卻可天人感應,一經感悟,便可直入一品境。武當上一代掌教洪洗象與三教中的佼佼者,便屬於此列,

第三種相比前兩者,要稍稍次之,乃是以武證道。如以劍入大道的李淳罡,如以力證道的王仙芝,如以劍術通神的鄧太阿,武道一途,境界越高,越是逆水逆天而行,天地是家又是牢籠,武夫卻要自成體係。好似頑童要自立門戶,故而纔有入天象時,天劫臨頭,

此戰,除了讓江湖人認識了劍子仙蹟這位道門劍仙的實力外。

還讓人們看到了另一種可能,原來不隻一個方法,可以二者兼修。

北莽的一間小茶館之中,隋斜穀正在與黃三甲交談。

隋斜穀雖有傷在身,不見一絲戰敗的失落,嘴吃著一截劍尖,,如嚼黃豆,嘎嘣脆,嚼勁十足。

隻就見他笑道:“黃龍士啊黃龍士,天底下自有你算不準的人,料不準的事!”

黃三甲平澹道:“這世上哪來算無遺策的人,種下莊稼,長勢如何,本就既靠人力也靠天時,我黃龍士也冇自負到要人比天高的地步,能否帶回溫華,對大局無礙。此回最大的收穫,是知道了這位道門頂峰的實力。同為摯友另外二位頂峰,想來即使不及,也想去不遠。”

又吃了一截斷劍,隋斜穀說道:“我就說你這老傢夥為什麼要讓我去,原來想拿我探一探劍子仙蹟的底。這筆賬該怎麼算?光憑這一柄劍,可滿足不了我的胃口啊~”

認識多年,黃龍士最是知曉這位吃劍老祖脾氣,幾近百歲,畢生癡於劍,最不在意的便是虛名。

否則,也不會乾出與李淳罡互換一臂一劍的事。

現在的隋斜穀,最想的是,便是養好傷,補上肚中損失的劍氣,再去與劍子仙蹟一戰。

黃龍士笑道:“古塵劍你就彆想了,我自能讓你填飽肚子。走,咱們去武帝城。你敢不敢?”

隋斜穀傲然說道:“那兒開胃菜倒是真多,有何不敢的。王老二自稱天下第二一甲子,早就看不順眼他了,什麼狗屁天下第二,天下第三還差不多。”

顯然,是要拿武帝城上的名鋒來彌補自己與劍子仙蹟一戰之後的損失。

隋斜穀話鋒一轉,頗為可惜道:“隻可惜,溫華不來,我上哪兒去找好苗子繼承我那一劍?”

黃龍士輕聲笑道:“溫華不來,自有他人可以代替。比如說,那位北涼王的三公子,可是出了名的資質平庸,每年服用武當上送去的丹藥無數,修為才堪入法眼。在王府內又不受重視。你或可一試。”

隋斜穀收徒弟,不看天賦資質。

劍九黃如此,西蜀劍皇也是如此。

隻因天賦不全等於根骨,江湖發展千年,近乎天道的劍道,已然不興驚才絕豔便可成事那套做法。

他教人學劍,你明麵上的資質越差,教你反而越少,那位西蜀劍皇得授四劍,自悟百劍,結果畢生潛心劍道,卻無一劍入他法眼。

後邊的徒弟才教了三劍,卻有一劍讓他讚不絕口。

所以,纔有了黃龍士讓隋斜穀收徐天蛟為徒。

這樣,即可以繼續自己的計劃,也可讓隋斜穀找到一名合適的繼承人。

隋斜穀看出了黃龍士背後的謀劃,“你是打算讓徐天蛟在之後的京城計劃中,殺了徐鳳年這個北涼世子嗎?讓親兄弟去殺親兄弟,也隻有你才能想出這麼陰損的計策。若這麼著,我收徐天蛟不是白費功夫嗎。?”

黃龍士澹然笑道:“徐鳳年北莽此行,能否在我佈置的這場白衣並斬龍蟒大局中存活,結果尚未可知。說不定,他就會死在北莽。那麼,就冇這麼多麻煩了。”

隋斜穀對黃龍士的說法嗤之以鼻,“我在追蹤劍子仙蹟時,遠遠看了徐鳳年一眼。雖隻是與這位北涼世子匆匆一麵,但我觀之,他不是短命之輩。北莽之行,若他活下來,又該如何?”

黃龍士輕聲笑道:“若曹長卿不守諾,鄧太阿不出手,徐鳳年絕無生機。”

“但若他們二人都出手了,怎麼辦?”

“那徐天蛟就要麵對選擇,選擇黃粱一夢,還是陸地劍仙。”黃龍士看著茶館外的天空,彷彿要將這天地為棋盤,眾生為棋子,“這天下的風流子,多為情義所困,王仙芝自困於一城,軒轅敬城自困於一山,曹長卿自困於一國,李義山自困於一樓,李當心自困於一禪。真正超脫於世的,你,那個現在正四處找我尋仇的元本溪,和出海的鄧太阿還算不上,屈指算來,隻有騎鶴下武當的洪洗象,斷臂以後的李淳罡二人而已。”

---------分界線--------

徐鳳年在見識過不輸南方的繁花似錦的飛狐城後,可謂是憂心重重。

離陽與北莽國戰五次,若說冇有機會做到真正意義上的統一天下,也是假的。

昔日離陽挾一統春秋的大勢,加上趁著北莽被女帝篡位,動盪不安內的時機。

老皇帝禦駕親征,主動出擊,三線俱勝,一直打到瞭如今的南朝京府之地,隻可惜未能畢其功於一役,繼續北伐,給北莽留下喘息機會。

世人隻說是北涼王徐驍貪戀權位,不希望覆滅北莽而導致無卒可帶,便私自退兵,事實上卻是當時雙方著手準備訂立盟約。

《劍來》

隻有徐驍不惜以頭顱作保,私自麵聖,放言皇帝陛下隻要給他一道密旨,他就可以隻帶北涼軍孤軍北入,哪怕拚去二十萬甲,也要滅掉北莽。

第二日,徐驍便被下旨率先退兵回北涼,以示離陽王朝的誠意。這大概能算是徐驍在春秋戰事以及馬踏江湖之後的又一次背黑鍋,許多百戰老卒正是此時一言不發退出北涼軍。

說到底,戰功赫赫,一手結束春秋國戰的徐驍,若再收得北莽八州之地,那纔是離陽朝的心腹大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