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na小說網 > 玄幻 > 在霹靂中遊諸天 >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道門頂鋒

在霹靂中遊諸天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道門頂鋒

作者:沭本歸源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23 08:38:47

“你可知黃龍士讓我出手對付一名大長生境的高手,僅憑一柄霸秀古劍是不夠的。他告訴我,你背後的古塵也是一柄道門神兵,想來味道應該不錯。”

隋斜穀絲毫不掩蓋對劍子仙蹟身後古塵的垂涎。

之前的那柄古劍已經被他吃嚼完。

劍子仙蹟扶額道:“哎呀呀,真是人心不古,竟然拿貧道的寶劍來做人情。”

就見劍子仙蹟嚴肅地說道:“那劍子隻有領教前輩高招了。”

“正好讓我一觀你那古塵品像。”

隻見隋斜穀手發劍芒,磅礴劍氣直擊劍子仙蹟。

“道極玄空”,劍子仙蹟抬掌應招之間,初展道門名招,手中拂塵揮掃。

儘化隋斜穀劍氣,身形不見一絲後退。

“竟可接我一劍,你無怪能入道門大長生境。”隋斜穀第一道劍氣不過試探,探查劍子仙蹟實力,“觀你之實力,不隻是大長生。應當還兼修武道,與道門那幫修心不修力的道士不用。難怪武評榜將你列為道門頂峰。注意了,接下來這一劍,纔是我的真正的一劍。”

隋斜穀再出一劍,劍氣威勢較之先前更為強大,風嘯沙狂。

“仙影飄跡”,劍子仙蹟不以硬接,身化數道仙影,齊攻劍氣薄弱

隻見隋斜穀張口吐出數百道劍氣。劍氣乃神兵所化,行成劍陣,擊而不散,困所劍子仙蹟身形。

“抓到你了。”隋斜穀獨臂發動更強的一劍,看著劍陣中的劍子仙蹟,“你雖為道門大長生境的高手,武道修至天象境,但須知同境界之下,武者最強。你確實在道門出類拔萃,但以為這樣就能一步一個腳印的陸地劍仙抗衡嗎?”

摧動龐然真氣,身若利劍,配合蓄勢待發的劍陣,欲一舉除去劍子仙蹟。

劍子仙蹟身困劍陣之中,麵對浩蕩而來的劍氣,情況危機仍不見絲毫急態,反而向身後的古塵問道:“古塵,你認為什麼是天下無雙呢?”

退至一旁的溫華見狀心焦不已,“師父啊~”

劍氣蓋下,卻是.....

最讓人震撼的結果。隋斜穀倒飛而出,劍陣如破碎。

沛然道威,衝散塵埃。

“何須劍道爭鋒....”

劍子仙蹟劍鋒一轉,仙影飄動,出手儘是激盪之招,不留絲毫喘息空間。

“千人指,萬人鋒…”

隋斜穀不及吐出劍氣反擊,麵對猛烈攻勢,頻頻負傷。

觀戰眾人無不驚愕,原來這纔是真正的劍子仙蹟,真正的道界頂峰。

“可問江湖頂峰;三尺秋水塵不染,天下~無雙!”

最後詩號劃下,不世劍招撲向隋斜穀。

隋斜穀血散當場,身負重傷,明白再戰無益,借力架起輕功,飛速離開。

走之前,還不忘撂下狠話,“陸地劍仙境!劍子仙蹟,這回是我大意了,下回絕不會這般輕易,你給我等著!”

fo

劍子仙蹟回劍入鞘,來到仍處在震撼之中的溫華身前,笑眯眯地問道:“徒兒,怎麼對你師父這麼冇有信心嗎?”

溫華仍處於震撼之中,喃喃說道:“這是什麼劍法?”

“想學嗎?我可以教你啊。”

溫華立刻下拜,畢恭畢敬地說道:“弟子溫華,參見師父。”

“走吧。”劍子仙蹟躍上車子,溫華老老實實的拉著車離開。

待二人離開後,躺在城牆上的醉鬼,搖了搖手中存貨不多的酒壺,說道:“真是一場大戰啊~”

一直隱藏在暗處,不便現身徐鳳年出現在城牆上。

醉漢一邊忙碌一邊斜眼看著徐鳳年,騰出手來指了指掛劍閣,罵罵咧咧道:“小後了指城內掛劍閣,罵罵咧咧道:“小後生,瞅啥瞅,老子當年帶了兩柄劍到飛狐城,一柄燭龍掛在閣內,一柄賣給城牧府掙了黃金千兩,你憑啥用看酒鬼的眼光看著老子?”

仆人是個啞巴,看主子口型,就知道又要闖禍,趕忙轉身朝徐鳳年作揖致歉。

徐鳳年笑了笑,等到酒鬼颳去鬍鬚,細細眯眼,難怪當年賣劍作畫能在風波樓樓頂高眠數年,若是衣衫整潔,當年肯定是個風流倜儻的男子。

徐鳳年平靜的道出此行目的,“有人要我捎一句話,你聽得懂就算,聽不懂就當醉話,大可以左耳進右耳出。既然是你帶出來的卒子,拉了屎就得你回去擦屁股。”

醉漢翻了翻白眼,說道:“你小子腦袋有病吧,老子哪次拉屎不擦屁股了?滾滾滾,晦氣。再不滾,老子一身劍術還在,隨手取了掛劍閣的燭龍,一劍就讓你歸西。”

徐鳳年看醉漢實力也就較之一般人要強,一旁的仆人與普通人無異。

未再多言,翻身下牆。

待徐鳳年走後,醉漢摸了摸頭,自顧自說道:“這小子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許是他認錯人了。”

見冇有搭腔,抬頭看到仆人站著默然遠眺,酒鬼自嘲道:“忘了你是又聾又啞。當年本公子被仇家追殺,一路北奔,逃竄邊境,若非見你還有些銀錢,纔不樂意互稱主仆。”

隨即,醉漢向仆人問道:“今天讓我今日睡在這城頭,難道你想要觀戰?”

本來啞巴的句僂仆人發出了沙啞聲音,“王老怪自困一城,拓跋菩薩身兼要職,鄧太阿雲遊四方,曹青衣自困一國。陸地神仙境之爭本就舉世難尋,更何況,還有意外收穫。我自然不能放過此觀戰機會。”

聽到跟在身邊一直是啞巴的仆人忽然開口說話,醉漢嚇得直哆嗦,“你能說話?”

身形傴僂的仆人依舊眺望遠方,伸手撫摸著臉皮,平澹道:“自封竅穴而已,算是我吳家最上乘的枯劍法門,當年與李淳罡一場比劍,偶有所悟,再者憤滿於大將軍的不做皇帝,就心灰意冷,安心練枯劍了。我吳家先祖曾九劍破萬騎,有斷劍四柄遺落北莽,就想著來這邊看一看。否則以你不入流的劍術,如何能撿到一柄魚蚨一柄燭龍?你當名劍是銅錢,去了趟鬨市就能撿到好幾顆?”

醉漢問出了最關鍵的問題,“你到底是誰?”

句僂仆人似乎對自己麵上麵具厭惡至極,“枯劍本無情,吳素沾染了情思,哪怕打著入世幌子,劍意也就不純粹了,她當年在皇宮裡的陸地神仙,隻是偽境,不過一場鏡花水月。否則如何會落下不治病根。”

“北涼王妃?!”

“我姐。親生姐姐。不過我從小與她向來不親,關係還不如她與當年那個在劍山上苟活的鄧太阿。就像我與陳芝豹,遠勝那位親外甥的世子殿下,隻不過再不親近,血緣無法否認。這些年我一直在等大將軍,如何都冇有想到,會是親外甥親至飛狐城,大將軍啊大將軍,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可你不知道我吳起此生最是無情無理嗎?你又如何知道陳芝豹不曾找過我?晚了。”

“你,不要殺我!我什麼都不會說的!”

“數風流,都死於風流。”

第二日,飛狐城內大街小巷都傳遍了醉狀元醉死掛劍閣的訊息。

無數滿城青樓出資厚葬了這位傳奇的男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